还自在 番外2:封棺事变(4)

猫奴与主子二三事


4.

  朏胐释放妖丹做出的舍命一击之后,聂明玦这凶尸总算暂时是没有再站起来。幸存的世家修士草草将聂明玦封回棺中,立刻盖上盖子,补上符文,套上同样布满符文却沉重了数倍的外椁,塞进早已挖掘修饰好的山洞之中,一声巨响,洞口炸塌,将这个凶尸彻底堵死在里面,永远不见天日。

  没人敢停下来做任何别的事情,甚至包括取回聂怀桑的遗体。

  只有江澄幽幽叹息。“孽缘啊。”

  苏涉也是苦笑。“或许对他来说不是个太坏的结局,是吧?”

  各家收拾遇难门人的遗体,灰溜溜地各回各家,晚宴自然也是没有了。

  等到魏无羡和蓝忘机这对私奔鸳鸯在江湖上惊闻封棺大典事变,匆匆赶回云深不...

【All CP】还自在 番外2:封棺事变(3)

猫奴与主子二三事


3.

  聂怀桑一声满怀惊喜的“哥哥”喊了一半,聂明玦已经毫不客气地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聂怀桑站得离这个凶尸距离最近,自然成了第一个牺牲品。离他们最近的蓝家护卫还来不及阻止,一声“咔”清晰地响起。

  聂怀桑倒进了棺材里,脸上犹带着惊喜转为难以置信的表情。连日审讯使他意志混乱,竟让他忘了,聂明玦不是温宁,哪里能认得他。

  聂明玦毫不留恋地丢下他,向着活人生气旺盛处一步步走去。

  后方一声怒喝:“还愣着干什么!拦住他!把他逼回去!”话音未落,说话之人已经冲到最前,一道紫光闪过,雷鞭已抽向冲着人群走来的凶尸,可惜观音庙里就没派上用场的东西,对如今吸了血亲之血的凶...

【All CP】还自在 番外2:封棺事变(2)

猫奴与主子二三事


2.

  世家大族的活动,哪怕封棺仪式,也总是要风光显赫,面面俱到,除了后面跟着几个蓝家门生看押,聂怀桑这个有罪之人照样梳洗打扮起来,风度翩翩地站在前排位置观礼,除了脸色略有些憔悴表情愁苦,根本看不出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

  苏涉本想上前打个招呼,脸上就挨了朏胐一尾巴。

  “怎么了?”

  金毛的猫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小心聂怀桑。

  聂怀桑只是外表正常,其实眼中疯狂之意丝毫未减。

  朏朏自来到封棺大典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研究《算经》残片多年,它本该能轻易推算出一个究竟,可是不久前观音庙一事,逆转过去虽然成功,付出的代价委实不小,再加上苏涉并...

【All CP】还自在 番外2:封棺事变(1)

猫奴与主子二三事


【All CP】还自在 番外2:封棺事变(1)


1.

  镇压赤锋尊聂明玦的典礼本来苏涉是不打算参加的。

  表面上理由是不管开大前还是战争中,他和聂明玦都不熟。当然如此知的名人士,几面之缘还是有的,可惜那时候的他和现在的他,叫不熟的人来看根本认不出是同一个人。

  但实际上,主要还是对同样保留了记忆但刚刚被发过卡的蓝曦臣来说,见到他和他的猫主子可能实在是件比较膈应人的事。

  所以接到江晚吟发来的邀请函,苏涉一开始是拒绝的。

  不过或许妖类的三观和人类的总有那么些差异,膈应人的事儿膈应不到这些主子们。


  出了观音庙没一会儿,薛洋就...

【All CP】还自在 番外1:猫奴不知道的主子的事

正传里没提到的一些小事,和正传之后的一堆事


【All CP】还自在 番外1:猫奴不知道的主子的事


1.爱的条件

  薛洋后来作为众人认识的唯一又能说喵语又能说人语的生物问过瑶非——那会儿它刚给自己起名字,之前世上就它一个朏胐,没人想到要给它弄个名字——当初选择当猫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是去当一些更有灵性,更容易修行的东西。

  比如薛洋自己后来所寄养的那家胡大仙那样的。要说城里面找个胡家(狐狸)黄家(黄鼠狼)白家(刺猬)的不容易,可柳家(蛇)灰家(老鼠)的俯首即是。柳家若是不成仙,还能成蛟成龙,灰家更是天生的知天命神通,能免去它不少修《算经》的功夫。

  不像薛洋,轮回何...

【All CP】还自在 二、落红尘

链接版全文:

http://allc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132&extra=page%3D1


【All CP】还自在 七、断情殇

七、断情殇


37.

  蓝曦臣抬起头,又已经在那混混沌沌一片之中。

  “好了,事到如今,尘埃落定,参与这段命运之中的人都已经做出了选择。虽与我所料丝毫不差,这结果也始终让我伤心。”闭目的金光瑶开口,声音如同刚才朏胐的心音一模一样。

  “选择?”蓝曦臣疑惑。

  “所有参与这段命运的人所做出的选择。”金光瑶谈及此处,停下来沉思了一会儿,似是因为太久未开口说话,曾经伶俐的辞锋退化,反倒一时说不清楚了。“若泽芜君肯听听我从头说起,说完之后还愿意相信几分,我便已感激不尽了。”

  “泽芜君是否记得,我们记忆中那段人生里,赤锋尊曾经责骂我不肯好好修炼本事,非要靠不入他法眼的手段?”...

【All CP】还自在 六、连因果

六、连因果


33.

  蓝曦臣乘着剑光踏月而来,见魏无羡和蓝忘机皆在里面,可他一踏入殿中,他所见的魏无羡,蓝忘机等人皆只剩下朦胧影像,变化交叠,穿梭晃荡。一会儿是断去右手眼中古井无波的江澄,一会儿是柳眉倒竖拔剑出鞘的江澄,一会儿是胆小畏缩结结巴巴的聂怀桑,一会儿是决绝斩出一刀的聂怀桑。

  唯有大殿中央,一盏油灯如豆。金袍着身眉间点赤的人闭目坐于灯前。

  “现在还不是你该来的时候。”他开口。“该了结的事情还没了结。”


  蓝曦臣瞬间仿佛被他们从高处推下,待回过神,他又站在大殿门口,里面魏无羡粘着蓝忘机,剩下的所有人都在互瞪。

  “那么请将金老家主...

【All CP】还自在 五、积业力

五、积业力


26.

  蓝忘机拎着失而复得,只是换了个壳子的夷陵老祖回到尚未完全修复的云深不知处时,发现蓝曦臣只是装作看着他们,日常闲聊,实际上心思早已不知向何处飞去,于是赶紧拜别兄长,顺便提醒一下钓鱼台清谈会又要开始,迅速拎着魏无羡离开。

  蓝曦臣此时却仿佛感到了时光之河奔流。阴虎符事件之后漫长琐碎无甚大事的十年间,他详细梳理了此世仙门世家自他来后的所有大事历程,人物经历,并以此为对照,将前世今生不同之处及其来由一一比对。

  瞬间,一切清晰。

  所有变化皆是源于没有了金光瑶此人。

  他曾以为神女吉雅将他抛入此世天地,是因为此处是金光瑶重生之所,自己能见他卷...

【All CP】还自在 四、续前缘

四、续前缘

22.

  晓星尘在追查一件案子。

  近年来常有夜猎的修士失踪。若说是碰上厉害的妖魔鬼怪不幸身死,可夜猎通常结伴而行,总该有人被保护着逃出来报信。若是寻仇,不同批次的失踪者之间大多甚至不认识。这些修士不但人没回来,附近也几乎找不到尸体甚至半点血肉残骸。失踪者不是来自中小家族就是江湖散修,家人互相交流之下虽都认定是遭了邪道暗害。可是毕竟力量有限又分散各地,查不出什么结果,只好请托他这个最近声名鹊起的正道高人。

  他已经快要追查到结果了。


  接下委托一月不到,他已经查出了结果。

  凶手的名字叫做常萍。就是坊间传说曾经庇护一方,妖怪都听信其贤名以为可以...

1 / 3

© 水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